大发时时彩

文苑撷英

王琦 散文——《她和她》

作者:王琦     时间: 2019-03-16     点击:103次    分享到:

她和她


 


我读她听龙应台,五岁五个月,侥幸她在我怀里,离不回头的倏然不见还远的很。

因为她说怕鬼,这几日卧室里开了两盏台灯,都是晖色的光调,为读书晕染了很好的气氛。我照例依在靠床边的一侧,她带着柔软绒毛的小脸不到睡着那刻总是朝向我的,手必然勾拽着我的头发,绕指把玩。偶然没轻重的弄疼我,激我怒目她却眯眼坏笑。


怕鬼以来,姥姥又惯出一个“坏毛病”,每晚除过妈妈讲书,还要姥姥摸脚。我妈横躺在我脚下,紧紧攥着她的小丫丫,无半点懈怠的轻抚揉捏。我惯性地蜷起腿,与妈妈的身体保持距离,没动过讨好、依赖搭上去的念想。但我猜若真的搭过去,八成会一不小心惹的妈妈泪目,而且那羞怯的眼泪一定是滚烫又委屈的。真那样,我必定无所适从,想想算了,无奈人到中年岁已调皮不易,哪怕对妈。不管怎么说,我和妈妈此刻环成的这个坚实的L,是她最安全的湾,也是我们最踏实的锁。

中途她问我“雨丝被风吹斜”和“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”是什么意思,我细细解说。妈妈不帮腔只深信不疑地看着我,即便在稚嫩的孙女和问题面前,依旧溢于言表地得意女儿的作答。我反复要求她闭眼、闭眼....可自己却边读边不时抬眼瞭向妈妈。未如我所愿,妈妈似乎没注意到我强忍哽咽发出的抑声怪气,也未跟随书中场景抿嘴动情,而是眉头微紧双眼牢闭,不为所动。只有被子里的手,窸窸窣窣忙活着没停下来。我失落一秒马上庆幸,不被类似强烈憎恶妈妈坚持递过来的雨伞这般桥段代入也罢,她委屈我内疚,何必呢!


小的睡了,妈妈终于放下脚丫不很强硬的嘱咐我:你也快睡!她知道,我在她那里失控了,倒是自己什么都要和我商量。没了底气的妈妈变小了,但无论多小终究是我的山。也有人说,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,只要父母在,3050、花甲、古稀,你也不会真切的感知死亡,可一旦没了这堵墙,我们将直面死神。所以即便她们身子越来越瘦、脚步越来越轻、声音越来越弱、神情越来越退缩,也终究是山、是墙,立在世上扎在心里。

如龙应台般落寞目送的日子终会来,但其实每个妈妈都不怕,身上的肉,心上的尖,掉下向下都理所应当,常情常理。她也终会长大,会为我掖被哄我入睡,会心疼我看她背影时的失神,会满含歉意一次次决意对我再耐心些、上心点,会用尽所有善良换我健康....

哪里有鬼,即便来了,我有妈她有我,怕什么!

(物资集团  王琦


上一篇:张战军 散文——《情系麦秆积》 下一篇:徐晓林 诗歌——《石峁遗址——心与石的...